烀、掱、擩、嗍、齁、勚、眵、吣、佞,会说不会写的字还有众少?

图片

在北方话说话区,实际生活中,有很众字,口语中常说,字典里也都能查到,但原由异国喜闻笑见的作品添以推延,造成很众常用字变成生僻字,会说不会写。试试举几个例子说吧。

1、烀hū

在北方话口语中,“烀白薯”“烀玉米棒子”的烀,是再常用不过的字了,但想不到这个字长成这个样子。

生活中,在锅里做饭菜,用油叫煎,用汤叫炒,用水叫煮,用气叫蒸,半水半气即半蒸半煮叫烀。详细来说,用幼批的水,盖紧锅盖,添炎,半蒸半煮,把食物弄熟。

全国绝大片面城市,包括大中幼城市和县城,都有“烤白薯”卖的,但在家庭生活中,白薯大都是烀者吃。有一年中央台春节联欢晚会,黄宏和宋丹丹演的一个幼品叫《拜年》,内里的台词有:“过年了,都烀地瓜,烀土豆,哪能烀你爹呢……”

2、掱pá

方言口语中,掱即掱手,指掏包的贼,幼偷。如“谁人掱手太可凶了,特意掏老人和幼孩子的钱。”

不知何时最先,清淡话里展现个“扒手”,与掱手是相通的有趣。幼偷又叫“三只手”,众现象,扒手算啥玩意呀。扒的有趣与幼偷能够,大约是常见笔画少的原由。

3、嗍suō

方言口语中,嗍是用唇、舌裹食,吮吸的有趣。如“幼孩生下来就会嗍奶,先天的,不必教。”“他拿着个雪糕,一口一口徐徐嗍,望着真凶心。”

4、齁hōu

方言口语中,齁的有趣有:一是吃的东西盐太大了,齁人担心详;二是鼻休声或打鼾声;三是做副词“很”的有趣,齁咸、齁苦、齁甜、齁冷等。如“你这个菜做的放几遍盐,简直太齁人了。”“这个药齁苦,不想吃。”

5、勚yì

方言口语中,联系我们器物、物品用品、设备设施等,长时间磨损,形式失踪棱角、锋芒,变得腻滑、疏松,叫勚,即磨勚了。如“车轮胎磨勚了,形式凹槽都望不见了。”“螺丝磨勚了,松扣了,上不住了。”

6、擩rǔ

方言口语中,插进去、塞进去,叫擩,即擩进去。如“缝太幼了,擩不进去,咋办?”擩还有胡乱放的有趣,如“你的脚擩到吾裙子上了,是脚歪了照样心歪了?”“你望吾这记性,也不清新把钱包擩到那里去了,越急越找不着。”

擩也有给的有趣,如“他偷偷擩给吾两鸡蛋,沿路上,吾摸着两个鸡蛋,眼泪止不住去下失踪。”擩还有踩、蹅的有趣,如“他一脚擩到泥里了,弄一身泥水。”

7、吣qìn

方言口语中,吣有呕吐的有趣,也有胡扯、诅咒的有趣。如“你不要满嘴胡吣,异国谁暗地里说你什么。” 《红楼梦》中有这个字:“再灌丧了黄汤,还不知吣出些什么新样儿的来呢!”

8、锃zèng

北方话口语中,锃是指器物等形式清洁、闪光醒目的有趣。如“他天天把大刀磨得锃亮,时刻准备上战场打鬼子。”生活中,对于剃光头的人,常用的调侃语是:“你望你头剃得锃光发亮,都不要开灯了。”

9、眵chī

北方话口语中,眵是指眼睛排泄物凝结成的淡黄色的东西,即常说的眼屎,也有的地方叫“眵现在糊(hú)子”。如“你镇日到晚忙个啥呀,也不益益睡眠,一脸的眼眵。”疲劳困乏的人,容易有眼眵。

10、佞nìng

佞答该是清淡话常用字,益说不益写。清淡语汇意义,佞是指巧言谄媚、攀龙趋凤之人。如“这个单位一定搞不益,领导身边一群奸佞之人。”

在古汉语中,佞的本义是有才智、口才益的有趣,以是,佞能够用作自谦词,如不佞等。后来将凭嘴皮子吃饭的人叫佞人,再后来,佞与奸用在一首,就不是益人了。

posted @ 21-02-05 01:40 作者:admin  阅读:

Powered by 欧宝体育网址多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1 欧宝 版权所有